相关文章

周浦夜市如何走出“黑暗料理”?

本报记者 王志彦 通讯员 潘永军

这段日子,卫国柱忙坏了,他在“周浦排档”里开出的“好记龙虾”店,生意火爆得连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并不奇怪,周浦镇的马路夜市,远近闻名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,周浦就有“小上海”之称,尤其是万达广场落户周浦后,这里更成了浦东南片地区的商业重镇。行商坐贾、平头百姓,闲暇时都爱到万达附近走走逛逛。久而久之,这里的人气越来越旺,路边摊贩也开始集聚。

而夏令季节又一直是周浦马路夜市最火的季节。每天晚上8时后,卖麻辣烫的、烧烤的,便会占据路口,一字排开。闹市街头,随处可见桌椅台凳,袅袅青烟,一番热闹直到凌晨,才会散去。

不过,现在更令卫国柱高兴的,倒不是小店的好生意。因为,在“黑暗料理”界混迹了三年的他,今年摇身一变,成了一位光明正大的夜排档老板。小卫的改变,缘起于周浦镇的乱设摊治理。

从被取缔到“登堂入室”

镜头回到过往,周浦兴旺的夜排档,也滋生出很多困扰。

正在小卫店里吃龙虾的张师傅,是开郊区牌照的出租车司机。在他印象中,过去每到夏季,周浦镇上的几条大马路就是司机们的噩梦。路边摊贩的桌椅几乎占据半条马路,食客们在马路中央大快朵颐,来往车辆寸步难行。有时候,短短数百米,开车通过得花半小时。

马路乱设摊还产生了黑车、偷盗等社会治安问题。周浦派出所接处警情况显示,2011年至2012年,在夜排档集中区域发生的各类案件多达1400多件,包括扒窃、偷盗、打架斗殴等。在每年的城市管理巡访中,混乱无序的夜排档是老百姓反映最强烈、投诉最多的问题之一。

多年来,对马路乱设摊,周浦当地政府不仅管,而且是“严管”。每次都派出大批城管,对夜排档进行冲击和取缔。可每次取缔后,夜排档又是“春风吹又生”。

怎么办?面对屡禁不止的马路乱设摊,周浦镇想出了一个治的办法:在寸土寸金的万达广场周边,划出一块空地,建起 “周浦排档”,由第三方专业管理,把原本的马路摊贩“引进吸纳”。

换了身份的摊主,安心开心

这个名为“周浦排档”的消费区,与万达广场一街之隔。原本这里是个停车场,镇政府出资把沙砾路平整为水泥路,还通了水、电、煤。周浦镇内百余家夜排档,只要愿意,都可以进入消费区经营生意。这里,每个摊位有一个占地6平方米到15平方米的新建亭子间。

记者昨晚在现场看见,亭子外,摆放着清一色的蓝色桌椅;夜排档消费区被2米高的围墙包围,谁家想占路、跨门,都“没门”。在里面做生意的摊贩,个个忙得不亦乐乎。

周浦镇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夜市还铺设了下水道,修建了公厕,治安联防岗内有民警和治安联防队员驻守,由专人清洁环境和清运垃圾,确保食品、消防、治安等各项安全。再加上这片区域与居民楼有一定距离,也不在主干道上,扰民程度大大降低。

来自广西的阿桂,是最早一批入驻“周浦排档”的摊主之一。记者与他攀谈时,正是生意最好的时候。一边与记者聊天,一边他还飞快干活:在油锅里炸香红辣椒,哧溜几下翻炒,翻滚的热油带着辣椒,从已经炒好的鸭头上浇下去,滋啦啦,诱人的香味冒出来,一盘鲜香的香辣鸭头出锅了。

阿桂称,自己原来是厨师,后来想试着做点生意,于是两年前与妻子加入了马路摊贩的大军。“以前在路边摆摊,天天担心城管来赶人,心里也不踏实。”阿桂说,“我们也是想好好做生意赚钱的,因为租不起店面,也办不出证照,只好打游击。所以,听说让我们进消费区光明正大做生意,我是十二分愿意。现在每个月要交些管理费,但能够安安心心做生意,开心!”

居民给夜市整治疏导点赞

马路大军被“收编”,生意能不能继续兴旺,是决定命运的关键。

作为“周浦排档”进门第一家摊位,卫国柱的龙虾店生意火爆。一盘盘龙虾不断出锅,油亮亮泛着让人垂涎的红色,食客则络绎不绝。“周末时,一天能卖出400斤小龙虾,营业额能达到2万多元。”小卫说,他现在请了6个人手,还有些不够,前两天自己累得嗓子都哑了。

据介绍,“周浦排档”营业时间从晚上7时至次日凌晨4时,平时每天客流量2000人次,周末日均客流量超过3000人次。生意红火,除了市口好,还有一套比较有效的管理机制。

食品安全,是每个夜排档食客最担心的问题。在“周浦排档”,所有摊贩的食用油都由市场管理方统一采购,按照市场批发价卖给摊主,杜绝了使用地沟油的风险。

场内加强疏导,场外继续严打。周浦镇在原路边排档集中区域进行不间断巡查,坚决取缔流动摊点。今年夏季,镇政府负责人几次开展听取群众意见活动时,占路挠民的话题再也没人提及,居民们用无声的肯定给夜市整治疏导点了赞。

记者手记

找到有效治理的“线头”

马路摊贩,一直是社会管理“老大难”,也是每年夏令市民投诉热点之一。

治理马路摊贩,无非要疏堵结合。但很多时候,堵没有堵住,疏也没有疏好,管理现状永远跟不上管理诉求。

没有找准公众利益的平衡点,或许是主因。

夜市有其消费基础,纯粹靠堵,效果不佳。但是靠疏,也要讲技巧,讲规律。有些地方把摊贩集中起来,随便圈个地让他们经营,以为这样就是疏堵结合。殊不知,市口不好,生意难做,马路摊贩还是会“留恋街头”。

“周浦排档”的成功之处,说穿了,并不在于集聚了多少各地风味美食,而是处理好了舍与得的问题。万达广场对面3000平方米地块,即便做停车场,收益也远比现在做排档要高,且不必考虑食品安全、社会治安等诸多管理风险。周浦镇果断舍眼前利益,将黄金地段让给地摊小贩,让他们做好生意,好做生意,这就找到了有效治理的“线头”。

其实,夜市做好了,同样有赚头,比如我国台湾的士林夜市,早已成为当地的一块旅游名片。如今,“周浦排档”日渐红火,有一天这块招牌做大做强了,周浦镇得到的不远远超过今天“舍去”的吗?

作者:王志彦 潘永军